当前位置:江西文化之声 >> 文化 >> 文章正文

思想界|前媒体人马金玉家暴:在“激怒他”之前应该问什么?

发布于:2021-02-08 被浏览:4536次

记者|赵允熙

编辑|临淄人

一个

“思想圈”栏目是每周一界面文化推送的固定栏目。我们将选择一两个上周激烈辩论的文化/意识形态话题,向您展示围绕这一主题的各种论点和观点冲突。本周《思想圈》关注前媒体人马金玉的家暴事件,以及贾浅诗引发的争议。

前媒体人马金玉遭遇家暴:学历和经济能力是女性的“护身符”吗?

长期以来,马金玉在外人眼中过着童话般的生活。她为国内知名媒体工作了十几年,获得过新闻类奖项。但她毅然选择嫁到青海藏区养蜂养花,做电商帮当地人卖农牧产品。与此同时,她成了三个孩子的母亲。

但真相并没有那么简单美好。据马金玉自述,她长期遭受丈夫家暴,子女被迫观看父亲的暴行。即使在怀孕期间,暴力行为也没有减少。马金玉被打得大小便失禁,视力受损。为了保住孩子,她不得不放弃治疗眼睛的机会。和她一起工作的藏族女工经常遭到丈夫的殴打和威胁。

马金玉带着孩子逃离青海的家后,决定讲述这个故事。2月6日,她自报的文章《另一个“拉姆”》在微信官方账号的“真实故事工程”上发表,很快引起了不少讨论。在火药味十足的评论中,最常听到的一句是感叹:这么高学历的女性为什么不能免于家暴?这样一个有胆识有见识的女人,为什么要在几次家暴后回到丈夫身边?有的人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情绪,有的人直接把马金玉的遭遇归结为她的“爱脑”、“不理智”,甚至称她“愚蠢”、“自虐”。

家庭暴力的受害者经常在公众舆论中受到质疑和指控。来源:视觉中国

很多网友认为,马金玉选择与不熟、背景广的丈夫闪婚,已经预示了未来的不幸,但是否应该责怪受害者轻信爱情,从而引发家暴?学者洪亮在微博上评论说,马金玉可能有相信爱情的冲动,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值得。“追求爱情的纯洁没有错。错误在于我们的文化和生活没有给他们空间。”洪亮还指出,目前的讨论大多集中在爱情上,但面对家庭暴力,我们永远不应该忽视马金玉对儿童、周边妇女和公益创业的关注。

媒体人郭玉杰曾担任《马金玉》的编辑。她还认为,于今之所以难以离开,与她多年来对藏区的热爱有关。这份感情不仅仅是亲密关系和母子亲情,更是她在藏区集市贸易中的心血。到达青海后,马金玉开了一家名为“草原明珠”的微店。她招募藏族女工,教她们在网上销售自己的农牧产品,给当地人带来了更多的收入和就业机会。郭玉杰回忆说,无论是在社交平台上还是私下聊天,马金玉谈论最多的是西藏文化和人情。离婚离开青海这个小县城,意味着再次放弃自己的事业和社区,很多质疑马金玉为什么不坚决离开的人很少想到这些。

根据马金玉的自述,针对当地女性的家庭暴力不是个案。很多藏族女工来上班经常脸肿。光天化日之下,醉酒男子用菜刀威胁妻子“剁死她”。当地很少有人敢制止家暴,就连马金玉平时亲近的女工也不敢为她作证。文联的几个老青海人说“喏,落选的媳妇,蹭下脸,我们男人,去管劝,还惹个撒娇”,骂马金玉“争”“不倒”“不认命”。但是,当周围社会对家暴保持沉默时,受害者有什么机会“拒绝接受自己的命运”?所谓“不倒”,教人咬牙忍。

界面文化曾在《逃离不得原谅不得:家暴不仅仅是性别暴力,亦是社会暴力》条中指出,无论从法律制度还是社会层面,中国都缺乏一个真正能够为家暴受害者提供支持的网络,以确保他们在离开受害者后能够处于安全自主的状态,回归正常生活。2016年,我国开始实施《反家暴法》,但几乎所有的环节,从报警、寻求庇护、心理咨询、收集证据到提交法院,都没有具体实施。2020年死于家暴的Ram多次报警,但警方只是以“家务难断”为由警告该男子,并未采取任何实质性措施。打人不会受罚,公权力会袖手旁观,施暴者会更加肆无忌惮。庇护所应保护受害者的身心,避免他们因无助而回到肇事者身边。然而,正如中国女子大学法学院讲师刘永庭所说,中国目前的庇护所没有明确规定申请庇护的标准和日常管理规则,不能提供有效的保护。而我国反家庭暴力社会组织的状况不容乐观。根据北京沃琪公益基金会编制的《2018反家暴社会组织现状和需求报告》,

,全中国只有73家反家暴社会组织,且大部分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只有23.3%的组织能为农村地区提供服务。从地理上来看,这些组织的分布密度有东南沿海向西北地区递减,这与中国各地区女性遭家暴比例恰好相反。

中国反家暴社会组织分布图 图片来源:《2018反家暴社会组织现状和需求报告》

现代社会中,亲密关系和家庭被视为天然的避风港,面对滋生于其中、掩盖于其下的暴力,人们往往愕然,进而去解释家暴为何发生。在形形色色的归因中,有的人用“家务事”来撇清我们对暴力说“不”的责任,有的人用“民族”“文化”来把问题全部甩给他者,对自己所属群体的状况视而不见。据全国妇联统计,中国2.7亿个家庭中,有30%的已婚妇女曾遭家暴。从全国妇联《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主要数据报告》看,农村地区的家暴情况比城市地区更为严重,但这并不代表教育程度高、经济状况良好的女性不会受到家暴。从李阳的前妻Kim到网红宇芽,她们的遭遇都让我们看见,女性即使获取了一定的资源,也依旧可能成为男性暴力的受害者。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性别与家庭社会学研究室主任马春华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表示,有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如果丈夫掌握的权力、财富资源相对妻子来说更匮乏,那么他便会感到自己的地位受威胁,企图使用暴力来重建传统的家庭性别权力结构,这解释了为什么看似强势的女性也会遭到家暴。

每一起家暴都不是特殊的例外,只要周围人还在沉默、公众还在质问受害者为什么不离开、政府与社会还不能为受害者提供有效保护,家暴就一直是所有女性脚下的泥沼。

贾浅浅诗歌引争议:当公众与文学圈自说自话,诗歌该置身何处?

1月28日,公众号“自由文艺谈”发布了文章《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作者唐小林认为,贾浅浅的诗歌像“白开水”一样无趣,属于一种“回车键分行写作”,通篇充斥着“屎尿”等“肮脏恶心”的“垃圾文字”,“与其说是在写诗,倒不如说是在以诗歌的名义大肆糟蹋和亵渎诗歌”,而贾浅浅能受诗坛与出版社的追捧,不过是仰赖其父贾平凹在中国文坛的地位。这篇文章发出后,许多网友开始分行留言发帖,戏称自己也能写诗,贾浅浅的“文二代”身份也引来诸多嘲讽——继“官二代”和“富二代”之后,文字竟也成为一种荫庇,知名作家的子女通过研究其著作成为高校教师,又或者在文坛亮相,这在许多人看来是对社会公平的破坏。

贾浅浅,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文学院副教授、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员、陕西青年文学协会副会长,也是作家贾平凹的女儿。来源:视觉中国

就在大众一边倒地批评贾浅浅诗歌时,一些中国文学界人士提出了相左的意见。中国作家协会《诗刊》杂志社编辑部副主任彭敏认为,贾浅浅的诗不像唐小林所说的那么糟糕,长期创作的人,总会“写几首庸诗、烂诗”,唐“揪住几首烂诗打高光用重炮猛攻”,操纵公众情绪、收割“正义”流量,是将“正常水平的诗人污名化”。诗人西川和欧阳江河也曾在贾浅浅《第一百个夜晚》的诗集发布会上说她的诗“有意思”“有灵性”。唐小林认为,这不过是当代诗坛上互相吹捧、“溜须拍马”的风气。

暂时撇开贾浅浅诗歌的水平不谈,此次大众对诗歌中“屎尿”等“低俗”字眼的讨伐让我们看到,近几年对文学纯洁性的审查愈演愈烈,除了声讨文学作品中出轨偷情等有损道德的情节以正三观,还要坚决划清污秽与洁净之间的界限,即便屎尿不过是人皆有之的正常生理现象。唐小林在他的文章中声称,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些“肮脏恶心”的文字怎么能与诗歌捆绑在一起,贾浅浅写排泄物和性,只是想“博取眼球”,贾平凹的《废都》也有此嫌。

在接受《新京报·书评周刊》采访时,诗人臧棣强调,一切皆可入诗,波德莱尔就代表了西方直面人之丑陋的“审丑”文化。。“如果说我们的文学还有面对人生的真相人性的真相,那么,屎尿怎么就不能入诗呢?将屎尿跟诗歌对立起来,在现代审美的逻辑自恰上,完全不成立。”臧棣说道。

庄子云,道在屎溺。李商隐的《药转》写登厕之事有云:“长筹未必输孙皓,香枣何劳问石崇。”两句用典,分别指孙皓把金像放在厕所里执筹、石崇把枣子放在厕所里供塞鼻之用。苏轼酒后也还“但寻牛矢觅归路,家在牛栏西复西”。可见,屎尿入诗在古人那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俗与雅不是截然二分。但能不能写好屎溺,则是另一个问题。《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贝小戎在《你能接受贾平凹女儿的诗吗?》一文中指出,文学要有震惊读者的功能,破除笼罩一切的无聊感,但正如美国学者芮塔·菲尔斯基所说,震惊的效果如果太强烈,就可能让受众愤而离席。诗是声音的艺术,它必须具备可朗读性,但贾浅浅的诗如果读出来却会让人十分“尴尬”——它既不是舞蹈的,也不是行走的,而是“四仰八叉平躺着的”。

唐小林文章中选录的贾浅浅诗歌《朗朗》。

唐小林的文章的确触到了中国当代诗坛的一些痛处,但他的批评方式却不这么可取,臧棣认为他构陷了一个“屎尿和诗的对立”,“上纲上线”地用“道德大棒”来击打贾浅浅的诗歌,甚至抨击个人。他指出,诗歌的道德属于“自省式”的道德,真正有道德感的诗人不会用这种力量对他人进行“非黑即白”的审判。一首诗好不好,应当用诗歌的艺术表现力来评判,而不是用“高雅-低俗”的等级秩序来框定。

《新京报·书评周刊》认为,对贾浅浅诗歌戏仿的背后是大众话语与文学话语之间“日益疏远的断裂”。但在后续的讨论中我们发现,似乎谁也没有意愿和对方对话。文学评论者戴维娜指出,人们不再关心诗,真正的好诗很难被传播出去,而最刺眼的东西会被无限放大,成为吸引所有人的“大瓜”。就在大众对现代诗一头雾水时,臧棣坦言,诗的标准由诗歌共同体来认定,“在诗的标准的问题上,确实存在着这样的事实,一万人都说某人的诗不怎么样,但只要遇到一个伟大的同行肯定他,他的诗就成立,他的诗就是好的”。但问题是在今天,我们去哪里找一个伟大的诗人呢?

参考资料:

《另一个“拉姆”》

https://mp.weixin.qq.com/s/_hs3BdwDz1iDyfOOD7Mahg

《逃离不得原谅不得:家暴不仅仅是性别暴力,亦是社会暴力》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3NzUyMTE3NA==&mid=2247495474&idx=1&sn=385386b8227394a80597528ea15b8b96&chksm=eb66594bdc11d05db1fcd8d903c4a5907c86eccb14d88f235e583399878b837adcf21123e21d#rd

《看起来“强势”的女性,就一定能摆脱家暴吗?》

https://mp.weixin.qq.com/s/qQ8P7gh0RjviUt5cNeRzHQ

《 “家庭癌症”之痛,亟须法治之力消解》

http://www.spcsc.sh.cn/n1939/n1944/n1945/n2300/u1ai199731.html

《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主要数据报告》

http://www.china.com.cn/zhibo/zhuanti/ch-xinwen/2011-10/21/content_23687810.htm

《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

https://mp.weixin.qq.com/s/w0H1DVr1ymLhFviIjqWV4A

《贾浅浅诗歌引发争议:这场舆论风暴是不吐不快还是恶毒的发泄?》

https://mp.weixin.qq.com/s/b8kOEek76z-PsuqiuajY0w

《贾平凹的女儿被骂上热搜:是谁不讲武德?》

https://mp.weixin.qq.com/s/1mAstLE2h6s0EBSg8HhlJg

《你能接受贾平凹女儿的诗吗?》

https://mp.weixin.qq.com/s/hirUt8h5D5MyeSl_5z6_Zw

标签: 诗歌 中国 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