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江西文化之声 >> 科技 >> 文章正文

华为手机出货量可能下降60% 只能养猪自救?

发布于:2021-02-21 被浏览:4317次

华为开始了花式的“自救行为”。除了养猪业,华为还建立了100多个研究所和联合实验室,包括煤炭、机场、港口等应用实验室,致力于为各行各业提供数字服务和软件系统。

张梦怡财经机构

编辑|杨洁

2020年对华为来说是极其艰难的一年。黑天鹅的突袭加上美国的禁令,使得作为收入“支柱”之一的华为手机业务销售额直线下降。2021年初可能更难。

2月19日,有报道称华为供应商已接到减产通知,华为预计今年手机出货量将下降60%以上,至7000万台左右。在此之前,华为2020年第四季度的手机出货量已经下降了40%。

在沉重的压力下,华为只能开始花式的“自救行为”。这也包括它最近公布的“智能养猪计划”,已经进入养猪行业。除了养猪业,华为还建立了100多个研究所和联合实验室,包括煤炭、机场、港口等应用实验室,致力于为各行各业提供数字服务和软件系统。

华为作为技术巨头,在遭遇危机后成为选择之一。华为“自助”行为的背后,新的增长点在哪里?

手机业务遭受重创

华为的手机业务正受到疫情和美国禁令的沉重打击。2月19日,据报道,华为手机供应商报告称,已被通知减产。华为预计今年手机出货量将下降60%以上,至7000万部左右;华为2021年智能手机零部件订单也下降了60%以上。对此,华为尚未回应。与此同时,据媒体报道,华为手机供应链公司也证实,已逐步向华为P50系列手机供应零部件,但订单较往年少,交货时间有所延迟。

IDC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华为手机出货量为1.89亿部,同比下降21.5%。根据Canalys的数据,华为2020年第四季度的手机出货量为3200万部,比去年第四季度的5600万部下降了42%。

根据华为的业绩报告,华为的业务模块主要由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和消费者业务三部分组成。以手机为代表的消费业务是华为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华为2020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4540亿元,其中消费业务收入2558亿元,占总销售收入的一半。截至前三季度,华为累计销售收入同比增长降至9.9%,净利润率为8%,低于上半年的9.2%。

随着2020年美国禁令的升级,华为在芯片供应方面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此前,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公布了2020年十大半导体买家。苹果以11.9%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三星电子以8.1%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但华为2020年半导体支出同比下降23.5%,降幅在十大买家中最大。

去年8月,华为表示,华为开发的麒麟芯片在9月15日后将不再生产。华为去年10月发布的Mate 40手机也成为了麒麟高端芯片的“绝唱”。在禁令生效之前,华为一直在储备,包括TSMC为华为额外生产的800万片芯片,而华为之前的库存确保了华为Mate 40的上市。但业界对华为手机产能并不看好。第一手机研究所所长孙延彪当时预测,Mate 40的产能“乐观估计约为Mate 30的三分之二”。

自去年9月以来,华为手机的供应越来越紧张。2020年11月,华为为了应对手机芯片短缺,将荣耀手机业务整体出售。然而,随着芯片库存的不断消耗,华为的高端手机业务仍然面临巨大压力。

在手机业务刹车的同时,华为海外发展运营商业务也受阻。之前业内有传言说华为可能会卖华为Mate手机和P系列手机。对此,任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为不会出售其终端业务。但是

华为也不得不寻求手机业务之外新的增长点。在继续保持对海思的投资、在半导体领域进行布局、推动鸿蒙操作系统和HMS生态的建设外,华为也开始将业务触角伸向更广泛的领域,利用AI技术和云服务为其他行业提供智慧设备和解决方案。其中最具话题性的,无疑是“华为智慧养猪”。

华为为什么选择了“养猪”?

近日,华为机器视觉领域总裁段爱国在微头条爆料称,华为机器视觉推出了“智慧养猪方案”。段爱国指出,养殖业的发展方向是数字化、智能化和无人化,而华为机器视觉要在智慧养猪上发力,解决方案已经做好了,要用智慧之眼感知万物,AI使能养猪智能升级。

据了解,这一整套养猪系统,包括仪表盘监控、大数据分析、数字化管理,支持AI识别、AI学习、AI预测、AI决策等,还通过标准化和程序化,可以实现全感知监控、机器人巡检和自动/远程控制。也即是说,华为要用机器和AI替代人力,对猪进行生长过程的“监管”。

华为跨界养猪消息传出,立刻引发了热议。有微博网友认为,华为推出的智慧养猪方案是和国家农业部的战略协议之一,将进一步助力养殖农户,未来养殖畜牧行业将迎来重大变革。但也有人猜测,此举意味着华为在高科技领域发展不顺,并评论其为“没有核心技术的高科技公司”、“要坚持发展高科技”。

毕竟,好好一个高科技公司,虽然手机芯片业务吃紧,怎么就养猪去了?

华为一直对养猪行业兴趣颇浓。在2019年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任正非就曾表示,自己如果考不上大学去养猪,可能也是个“养猪状元”,因为自己做什么事都很认真。

在2020年的农牧数智生态发展论坛上,华为的身影又再次闪现。华为发布了一份《5G引领现代猪场 AI使能智慧养猪》报告,表示未来数据是现代养猪的核心要素,更是养猪智能升级的核心驱动力,华为可以通过ICT技术、5G物联网和AI智能构建智能猪场现代化生产体系。

“华为猪肉”味道是否会更好还有待检验,但“智慧养猪”已经成为新的话题。2月18日,对于华为“入圈”,金新农(002548.SZ)也表示,生猪养殖行业的发展方向必将向智能化、数字化、自动化、无人化(或少人化)迈进。

华为为什么选择养猪业?自然是看中了生猪业广阔的市场前景和高利润。被称为“猪茅”的牧原股份(002714.SZ)在今年1月25日披露了2020年业绩预告,预计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270亿元–290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41.58%-374.29%。

但与此同时,传统生猪养殖业粗放式的养殖方式,已经逐渐不能满足新的行业需求。比如行业中多以散养户为主,出现了“大行业、小公司”格局;非洲猪瘟不仅推动了猪肉价格上涨,也淘汰了大量散养户;缺乏种猪“猪芯片”;生猪饲养成本也越来越高等。

当传统养殖方式出现变革的需求,生猪养殖向规模化、集约化、智能化转型,科技公司们也看到了新的机会。

数据显示,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猪肉消费国和养殖国,猪肉人均年消费量约32公斤,是世界平均消费量的两倍左右。我国规模庞大的生猪养殖行业,以全国年出栏量7亿头计算,生猪养殖市场规模高达1.2万亿元,加之养猪行业具有集中度低、产业链长、科技化程度低的特点,便于科技公司发挥自身优势,在产业链上游提供物流、电商、技术服务。

瞄准生猪养殖行业的科技大厂,不止华为一家。网易自己养殖的“味央猪肉”之外,阿里、京东、百度等公司都以提供智慧解决方案的方式,和养殖企业进行合作。

早在2018年,阿里云就宣布利用ET大脑来实现AI养猪。阿里通过图像识别技术,为每头生猪提供身份档案,可以记录其进食情况、运动轨迹和防疫情况等,甚至还有一套母猪怀孕的“诊断算法”来分析母猪是否配种成功。

2019年5月,京东宣布战略投资山黑猪养殖商 “精气神”,正式进入“养猪”领域,通过京东数字科技旗下京东农牧研发出的农业级摄像头、养殖巡检和饲喂机器人等物联网设备,以及 “猪脸识别” 技术,辅助山黑猪养殖。

而对于华为而言,“智慧养猪”不过是其自救计划中的一项。在春节前夕,华为的“智慧挖矿”项目启动,在太原的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正式揭牌。签约仪式后,华为CEO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为正在开展“南泥湾”计划,并解释“这个名词实际上就是指生产自救,我们在煤炭、钢铁、音乐、智慧屏幕、PC机、平板等领域都可能有很大突破”,目的是“不依靠手机也能存活,努力寻找能生存下来的机会”。

“南泥湾”自救计划,反映出了华为的生存焦虑。而在寻找手机业务之外的增长引擎时,基于云和AI,提供企业级的行业解决方案,也成为华为下一阶段的发展重点。

余承东担负重任

今年1月26日,华为宣布,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同时兼任华为云与计算BG总裁。在此之前,华为也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调整进了消费者业务群。至此,华为的手机、汽车、华为云和AI等核心业务,都交由余承东统筹。在去年Mate 40的发布会上,华为就推出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HI”,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作为突围方向之一。

余承东挑起的,一直是华为的重担。这意味着,华为接下来看重的,也将是to B的云计算和AI业务,直接和微软、亚马逊、阿里等展开竞争。

华为本来就已经站在转型的十字路口。在2019年年报中,华为就曾提到,将基于“5G、AI、云”的能力匹配行业需求,推动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华为表示,5G与AI、云、4K/8K、VR/AR等技术融合,开始进入企业生产系统,变革工作方式,实现智慧港口、远程医疗会诊、场景化远程办公、机器人巡检等应用,在行业数字化转型中发挥价值。同时,为消费者提供高清视频直播、智慧课堂/远程教育、智慧旅游等跨越距离、时间的“沉浸式”全新体验。

华为的起家基础是ICT业务,当华为开拓了智能手机市场,从固定到移动,连接起了运营商和连接了更多的用户之后,接下来将是连接人和物、连接万物,开拓B端和G端市场,是可以预料的。腾讯和百度,在连接了海量互联网用户后,也都将智能云和AI业务,作为新的业务增长的引擎。在百度日前公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中,首次披露了百度智能云收入,根据财报,百度智能云业务第四季度实现了同比增长67%,年化收入约130亿元。

在2020年,任正非也在内部提出要求,华为云要成为全球企业的“黑土地”,帮助生态企业在上面种出土豆、花生等。而华为云和AI业务被交给余承东,也表示它的战略地位更加明确。

但是,华为要和亚马逊、微软、阿里、腾讯等云和AI业务的巨头争夺客户,本身还是具有一定难度的。更何况,是在现在华为面临巨大营收压力的情况下。任正非也在内部发文称,华为云“不要学习阿里和亚马逊,他们在股市上有花不完的钱”。

但华为的探索仍在进行。今年2月,太原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揭牌签约仪式上,任正非指出,“华为以前的通信网络主要是联接千家万户,为几十亿人民提供联接。但是到了5G时代,主要的联接对象是企业,比如机场、码头、煤矿、钢铁、汽车制造、飞机制造等”,目前华为已经成立联合实验室,通过了解这些行业的需求,为其提供电子系统和软件系统等应用服务。

任正非解释称,华为将为煤炭行业提供基础平台服务,助力煤炭行业早日实现智能化、无人化。通过华为的ICT技术,智能化采煤工作面将减少60%,井工煤矿单班入井人数减少10%-20%,不仅可以使煤炭行业更安全高效,还能让煤炭工人“穿着西装打领带”地工作。

进军养猪和煤矿业,也许只是华为在企业级服务市场的一个尝试,B端业务能否成为华为新的业务增长点,仍然值得期待。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标签: 华为 业务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