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江西文化之声 >> 资讯 >> 文章正文

老年妇女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一个孩子 9年后 男孩饱受泪水的折磨 留下了“遗言”

发布于:2021-02-08 被浏览:5110次

“爸妈,我知道你们为我做了一切,我活着的希望很渺茫。我不想要更多了。我只是希望我能在死前捐出自己。我不希望别的父母也像你一样失去孩子!我希望我的器官能像种子一样在世界的每个角落发芽,默默地守护着你!爸爸妈妈,我永远爱你们。”9岁的彭钧用尽全力给早已泪流满面的父母留下了“最后一句话”。9岁的张俊鹏来自辽宁省丹东市,不幸患上了血癌。

点击视频了解更多内容,,爱心捐款链接:急救严重拒绝彭彭或开通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急救严重拒绝彭彭。

彭钧的父亲张清武今年48岁,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小时候不小心摔在腿上,因缺钱耽误治疗。渐渐地,膝盖处长出了一块突起的骨头,不能碰,不能撞,腿部的缺陷,很难找到工作,很难做重活。

因为身体上的自卑和家庭的贫穷,我直到36岁才谈及我的第一个女朋友,现在是我的妻子宋丽萍。她没有放弃张清武的条件,她甚至没有举行宴会,所以她在一起了。

2011年,当时36岁的宋丽萍是一位冒着生命危险生下彭彭的老年妇女。吴痛哭流涕,终于有了自己完整的家。

2020年4月9日,懂事的彭彭背着短信,突然捂着头喊道:“爸爸,我头疼。”看到孩子脸色苍白,张清武赶紧带他去县医院验血。医生阴沉着脸说可能是白血病。我们再去大医院检查一下,说可能不对。

当时,张清武感到不安。简单收拾了一下衣服,只拿了2万块钱,一家人就去了中国医科大学血液医院。经过进一步检查,彭彭被诊断为“急性髓细胞白血病”。

这对他们家无疑是一个打击。过去,每年彭钧生日的时候,他都会用清水汤面许一个“快快长大”的愿望。他说:“那时候我以为自己快长大了就能接过父母的担子,没想到自己长大了,成了父母最大的负担。如果可以,我想在9岁之前回去。”

诊断书又一次打击了这个不再富有的家庭。“我很想活下去,但是我知道家里没有多余的钱来治疗我”。确诊那天,张清武痛哭流涕,宋丽萍差点从窗口跳下。那天家里完全乱了套。

冷静下来后,张清武找到部门主任了解情况。“孩子挺突然的。他们必须开始准备化疗。化疗缓解后,需要移植。他们需要准备100个

万元左右的费用。”100万元,是张庆武这辈子都挣不到的钱,可是看着被病痛折磨的孩子,他决定就算倾家荡产也得救。就这样,珺鹏开始了他的治疗之路。

鹏鹏没有接触过强化疗,第一个疗是最煎熬的,孩子天天抽血,抽血就哭,就一直喊: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就是头疼吗,为什么天天抽血?他哭,大人也哭!

孩子打疗,因血小板低,有一次鼻子出血,都有半碗多,大夫都害怕了,用纱布堵在鼻孔里15天之久,孩子就用嘴呼吸,嘴唇都是干的。

化疗结束后鹏鹏的头都抬不起来,有一天夜里,他醒了,哭着喊妈妈:”妈妈,你抱抱我吧,我感觉活不长了。”接下来的几次化疗也一如既往,虽然很难,但是鹏鹏强烈的求胜欲望迎来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

张庆武把家里所有值点钱的东西都卖了,能借的亲戚都借了一遍,终于熬过了化疗期,想象着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宋丽萍在医院照顾孩子,张庆武空闲了就会去捡瓶子卖。没有收入的他们能挣一点是一点。2020年6月底,正在捡瓶子的张庆武接到妻子告知他儿子病危的消息。

他急匆匆地赶到医院,医生告诉他:“化疗没有有效抑制住体内的癌细胞,如果想治愈必须尽快准备移植,否则孩子很可能很快就没了。”那一刻张庆武又一次感觉天要塌了。

张庆武又开始逐个打电话借钱,终于在8月6日,鹏鹏顺利进仓。进仓没多久,鹏鹏口腔开始溃烂,不能进食,连咽口水都会扯着整个脑子的神经,痛得喘不过气,全靠输营养液维持着。身体的粘膜组织也受到严重的破坏,医生说是肠粘膜脱落,很有可能会引起肠排。

“你一定要坚持下去,熬过这段我们就胜利了。”这是张庆武对鹏鹏说得最多的话。

终于,鹏鹏的溃疡有所好转,身体逐渐恢复。9月6日,鹏鹏出了移植仓。

出仓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鹏鹏的手上开始起红疹,又疼又痒,像是成千上万的蚂蚁在身上爬,痒得实在受不了,鹏鹏就用手去挠,挠破皮就容易感染。

“妈妈,这次我是不是真的活不了了,活不了就把我的器官捐了吧。”鹏鹏哭着向宋丽萍说出了自己的“遗愿”,宋丽萍抱着鹏鹏便嚎啕大哭。

自打鹏鹏生病以为,张庆武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了50万元外债,病魔到现在为止都不打算放过他们一家,鹏鹏还在和排异顽强的对抗着。张庆武祈求着:“这将是我们唯一的孩子,我希望好心人能救救他。”

如果您愿救助孩子,请您点击捐款链接:【急救严重排异鹏鹏】 ,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为孩子献上一点爱心。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急救严重排异鹏鹏。(图文/刘小豆 编辑/黑土影像工作室 毕大鹏)更多详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黑土影像。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标签: 孩子 万元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