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江西文化之声 >> 房产 >> 文章正文

体验|蛋壳公寓雷霆:房东、房客、员工受害者的“内斗与杀戮”

发布于:2020-11-29 被浏览:2934次

蛋壳公寓,原本打着“让年轻人有尊严地生活在城市里”的旗号,最终把租客、房东甚至员工逼入了一个既没有尊严也没有体面的纠纷漩涡。租客终日惶惶不可终日,房东不知如何收回房屋。这个霹雳让大家陷入了一个复杂的困境。

作者:袁小丽

编辑:勒洪雁

冬天的北京很冷,陈亚抱着他的猫“团团”坐在出租屋的沙发上,寒意从脚底冷到心底。

陈亚在想,明天上班的时候,他的猫会不会被房东赶出去。

没错,这个曾经让他觉得“有求必应”、体验良好的出租屋,就是在“蛋壳公寓”这个平台上租的,最近成了众矢之的。

陈亚仍处于恍惚状态。雷是雷怎么说?在此之前,家里的东西都坏了,被app报修后很快就修好了,定期打扫。但是现在这种“好”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恐慌和骚动。

除了陈亚,蛋壳公寓的房东和员工也面临着困境,和租客一样,走上了“利益争夺”的道路。

打着“让年轻人有尊严地生活在城市里”旗号的蛋壳公寓,最终把租客、房东甚至员工逼入了一个既没有尊严也没有体面的纠纷漩涡。他们都是受害者,却成了彼此的敌人。

租客:断水断电,被房东赶走,但我相信“好人还是很多的。”

与那些被“赶出去”、“流落街头”的房客相比,陈亚无疑是幸运的,他至今没有被房东“赶走”。

陈亚已经在蛋壳公寓住了两年了。他觉得蛋壳服务一直做的很好。疫情期间出现一些小插曲,蛋壳积极配合协调化解危机。在断水断电之前,房子设置损坏,蛋壳能尽快处理,让他觉得蛋壳是个很负责任的企业。

因此,10月,当网上爆发雷电风暴的消息时,陈亚在检查了房东和蛋壳之间的合同后,决定续签租约。

“我原来的租期是到2021年1月20日,但是11月1日,在蛋壳管家的推荐下,我把租期延长了一年。刚交了一年五万多的房租,蛋壳都要炸了。”陈亚对腾讯地产吐苦水。他说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提高警惕,于是很迷茫的续租。

还好目前楼主还没有上门抓人。

陈亚计划先住到一月份,然后和房东商量,由一个人承担一半的房租。他说他的房东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在此之前,房东对他们的房客很好,会主动找修理工来修窗台。但他也担心,不在家的时候,房东会不通知他就拆房子,占房子,最怕他的猫被扔出去。

“昨晚,我盯着眼睛,熬了一夜。前天,一个朋友的哥哥被车撞了。虽然见过他一两次,但还是捐了100块给他。还是希望好人有好报。这个社会还是有很多好人的。陈亚最终仍希望与房东谈判,友好解决问题,共同面对困难。

同样住在蛋壳出租屋的KINOMOTO SAKURA就没那么幸运了。她已经见过房东抓人了。

KINOMOTO SAKURA今年刚毕业。工作一个月后,她辞职专心准备司法考试。为了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她离开了原来带隔断的房子,在蛋壳公寓平台上找到了现在的住处。刚住了20天,房东已经来门口抓人了,威胁她一去检查就换锁。

现在KINOMOTO SAKURA不仅要承担现在房子的损失,还要承担之前提前租出去的房子的损失,因为之前是在蛋壳公寓租的。直到现在,她最后一套房子的房租还没还,租的房子还在还贷款。目前总亏损2万多。

“这件事对我产生了严重的影响。我现在经济拮据,基本生活非常困难。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KINOMOTO SAKURA告诉腾讯地产。

“我也试着和楼主沟通协商,分担损失,但是楼主根本不愿意盈利,所以不用说话,说我在消耗他的同情心和怜悯之心。结果是我承担了所有的责任,但我做错了什么,我也是受害者,蛋壳没给我钱,还得还房贷。”法学硕士毕业的KINOMOTO SAKURA面对这一声惊雷似乎无能为力,似乎自己的专业也没能帮到她。

KINOMOTO SAKURA考试后不知道门锁有没有换过。现在北方气温零下。她无法想象如果换了锁,她会在寒冷的冬天露宿街头。

对于刚毕业的KINOMOTO SAKURA来说,不在正轨上的生活节奏被彻底打乱了。

房东:丢了房租的房子还在被占用,还要接受“道德审判”

和租客比起来,蛋壳的房东好像很吃亏。

“现在舆论一面倒,大家都认为房东是恶人,让租客没房住,要还贷,但我们房东也是受害者,我们在等房租维持生计。”作为一个地主,上海的凌此时感到极其委屈。

凌在接受腾讯地产采访时表示:“蛋壳公寓的很多房东都是年迈的爷爷奶奶,他们无法利用新媒体让别人听到他们的声音。为了保护自己的权益,他们求助于蛋壳公寓设立的受理点。现在舆论一边倒,这些老人很无奈。他们说自己自愿承担房租损失,但又怕租客找蛋壳维权无果,一直堵在家里。

(图片:蛋壳公寓接待处。穿黑色连帽衫的是工作人员,其次是老板)

凌曦去蛋壳线下验收点的时候,已经空了。

此前,凌已与蛋壳解除合同,但两个月未收租金,导致损失1万元。她和租客交涉了两次,租客既不愿意承担损失,也不愿意搬走。无奈之下,她让律师发了一封律师函,呼吁让房客知道租赁合同已经解除。

“我真的很弱小,我的善意没有泛滥,我的财富没有从天而降,我辛苦挣来的。现在房子被占了一分钱,不得不说我是个恶人。很无奈。”凌告诉腾讯地产。

卢晓的情况比凌希稍微好一点,她还没有和房客达成僵局。

通过几次努力沟通,卢晓已经和蛋壳协调好了,蛋壳答应12月2号退或者转租给租客。她也和租客沟通过,租客目前没有负面反馈。今年年初,卢晓警告房客不要提前付房租,所以她的房客损失相对较小,但所有的损失都在她这边,至少两个月的房租。

面对负面新闻,卢晓不想追究任何事情。她希望蛋壳能履行她的诺言,妥善安排她的房客。

“租客都是刚出来工作的孩子,我就不多做了。如果他们真的不好意思,我就让他们过春节。在特殊时期,每个人都要互相承担一些风险和损失。”卢晓无奈地说道。

卢晓说,他以后再也不会与任何类型的长期租赁公寓合作。

员工:工资无望,权利无果,受制于“胶合板”。有些人想跳楼

一方面要面对房东不要租金,房子收不回来;另一方面,我们还要面对提前付了房租却被赶走的房客。蛋壳公寓的员工此刻“不是两边的人”。

成都的刘峰于2020年10月加入蛋壳公寓。比起遭受夹板之苦,更让他困扰的是,这段短暂的工作经历不仅让他失去了收入,还提前赚了不少钱。

刘枫告诉腾讯地产:10月份我入职的时候,一切似乎都很正常。虽然有一些负面消息,但大多数是租户的反馈。甚至在11月12日之前,主管和上级领导就说公司只是资金有点紧张,员工不用担心。

“11月12日,领导突然要求我们停止手头的工作,说公司不发工资,无限期拖延。我当时就崩溃了,努力了这么久。唯一的希望就是发工资的时候多拿点,靠工资。改善自己的生活,这一切都没了。”刘枫回忆起当时的心情,语气似乎很悲伤。

刘枫说,他的工作不仅没有让他赚到钱,还投入了巨大的成本和费用。一个港口几千块钱,都是他们自己预付的,现在都在他们手里。他的同事们已经开始通过各种方式、各种渠道索要工资,但是效果很小,有的同事甚至有跳楼的想法。

“除了不领工资,还要承受租客的愤怒。”租客预付的房租和押金不能退,还有房租贷款。房客的愤怒发泄在蛋壳销售上。刘枫说:“我们很难夹在中间。其实我们也是受害者。”

据刘峰说,蛋壳欠他们的工资从几千元到四五万不等,但现在成都蛋壳公寓的办公室已经关门了。

虽然他们还在为拿工资而奔波,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蛋壳真的没钱了,就算劳动仲裁,最后也可能没有结果,因为蛋壳公寓千疮百孔。

为什么这么多人主动选择了蛋壳?

早在今年2月,蛋壳公寓就有因租金问题引发租客与房东纠纷的报道。4月,蛋壳公寓app从苹果App Store移除,6月,CEO高静被调查。即使在10月份,深圳、北京等地的蛋壳公寓爆发雷电风暴时,租客已经在维权,但此时仍有不少租客掉入陷阱。他们大多认为蛋壳是上市公司,信任度高,不会造成什么严重事故。

然而,正是这种运气让他们为自己的粗心付出了代价。

作为一个平台,应该是楼主和租客之间的桥梁,但现在蛋壳让楼主和租客成为“敌人”,连自己的员工都要在“沉船”之前维护自己的利益,几个受害者之间的矛盾也在加剧。

虽然房东、租客、员工都是受害者,但各方为了及时止损,开始互相争斗。

在这场危机中,很难说谁比谁弱,每个人都在等待一个“救世主”。

(应被调查者要求:陈亚、小樱、卢晓、凌Xi、刘峰等。都是假名)

标签: 蛋壳 房东 租客
本类推荐
TOP 10